青海300多万亩草场遭洗劫,呼图壁县加强巡查保

日前,在呼图壁县北部荒漠植被保护区内发生了这样一幕,4名盗挖药材破坏草场的不法人员驾驶三轮摩托车仓惶逃窜,林业执法人员围追堵截将其抓获,三男一女盗挖者交出了赃物和作案工具、身份证明等。

8月以来,青海格尔木黑枸杞进入成熟期。随着近年来野生黑枸杞价格一路飙升,成百上千的当地群众和外来“淘金者”涌入格尔木戈壁草原,强行进入黑枸杞基地,疯狂抢摘鲜果、盗挖树苗。截至目前,已有超过5000名偷采者进入戈壁草原,超过300万亩草场遭到洗劫

日前,一场严厉打击非法采挖、收购、运输野生药材专项行动在额尔古纳全市范围内展开。

每年四五月份,春雨过后,该县近50万亩草原上的蘑菇就破土而出,大芸等名贵药材的易采期也到来,一些不法人员为利益所驱不惜铤而走险进入宜牧草场进行非法采挖活动,致使大片草场遭到严重破坏。每年该县都组织人员有效制止非法采挖行为和对草原的管理保护,今年4月初,该县草原站、林业公安派出所组成了16人专项巡查小组,动用专车4辆,展开及时有效的巡查工作,使得往年偷挖药材的情况很少出现。

每年夏秋季和冬春季,格尔木市政府都针对性开展打击盗采、盗挖野生黑枸杞的专项行动,但并未能挡住偷采者的脚步,野生黑枸杞和戈壁草原面临生态保护难题。

该市地处大兴安岭西北麓,野生植物资源十分丰富,是我国高纬度地区不可多得的植物园。市域内生长的黄芪、百合、芍药、桔梗等野生药材以其种类繁多、质量上乘而闻名。但是近年来,随着野生药材的走俏和市场价格的不断攀升,极大的利润空间驱使盗挖者趋之若骛,乱采、滥挖和非法收购野生药材现象时有发生,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

野生黑枸杞在“哭泣”

为确保专项行动取得实效,该市组织林业、公安、工商、草原监督管理等部门,在全市各乡镇苏木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宣传活动,号召广大群众保护好林草资源,及时发现、举报和制止采挖、收购野生药材行为。

“一年四季吃枸杞,人可与天地齐寿。”有着“软黄金”和“花青素之王”美誉的野生黑枸杞,主要生长在我国西北沙漠戈壁地带。

该市林业、公安、工商、交通、草原监督管理等部门还通力合作,设立长期检查站,24小时设卡堵截,并成立流动检查组,不间断巡护检查,一旦发现入山采挖和运输野生药材的汽车、摩托车,坚决予以查扣。林业部门还充分发挥防火巡查人员的作用,发现采挖人员及时报告,从源头上管好管住非法采挖野生药材行为。

“黑枸杞干果极品每公斤1300元、一级每公斤1000元、二级每公斤800元、三级每公斤500元……”9月23日,记者在西宁市七一路一家枸杞专卖店询问时发现,黑枸杞的价格之高令人吃惊。近年来,黑枸杞身价一路飙涨,干果价格从7年前的每公斤100多元上涨到目前的每公斤1000多元,上涨了10多倍。

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电(028-65608867)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 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地处青海柴达木盆地的格尔木市是我国野生黑枸杞的主要生长地。在通往黑枸杞产地郭勒木德镇阿拉尔村的戈壁荒滩路上,不时有采摘枸杞的摩托车驶过,路上到处能看到向牧民和采摘枸杞群众宣传有关政策和规定的条幅及流动宣传巡查车辆。为了防止盗采哄抢,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沿途设立了固定或流动检查点,堵截和劝返疏导采摘人员。

“黑枸杞的诱惑实在太大了!每天只要采摘到2公斤以上,收入就超过300元,这比采摘红枸杞和在外打工强多了!”从青海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来到格尔木采摘枸杞的赵伟强说,他本来是亲戚介绍在格尔木准备采摘红枸杞的,但了解到采摘野生黑枸杞收入更高后,便和同村村民加入到抢摘黑枸杞的行列。

阿拉尔村牧民反映,8月中下旬以来,每天清晨都会有成百上千的偷采者拿着塑料桶和剪刀、木棒等工具,从四面八方涌入草原。阿拉尔牧场近2万亩草场的黑枸杞被洗劫。当地出动了20多辆警车,但面对数千名“盗采者”也显得束手无策。

“大多盗采者为了省事,直接用木棍敲击黑枸杞,将叶子和枸杞鲜果一同打掉。有的直接将枸杞果连同枝叶一同剪下,二茬的青果、三茬的花骨朵也都被破坏,直接就把植株毁掉了。”牧民格日乐说。

记者在被掠夺者抢摘后的戈壁草原看到,黑枸杞枝叶到处零落、树枝折断、鲜果全无,草场到处都是采摘者留下的垃圾袋和饮料瓶,黑枸杞在哭泣、草原在哭泣……

对野生黑枸杞和戈壁草原的攫取和掠夺,不仅仅发生在枸杞成熟的采摘季节。多名牧民反映,每年11月至翌年5月,大量不明身份的盗采者潜入草场,地毯式寻找野生黑枸杞树苗,将枸杞植株连根挖走。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采挖野生枸杞苗的收入比打工好得多,家家户户都在挖。”格尔木附近的村民说:“有一户人家有4个劳力,每天每人可以采挖枸杞苗近400株。价格好的时候,每株卖3元钱,全家一天的收入就有4000多元。即使是寒冬腊月,在荒滩上也能看到采挖枸杞苗的人。”

“采挖的人带着铁锹、尼龙绳等工具,将黑枸杞苗连根挖走。草原上与枸杞一起生长的芦苇、麻黄草等全被翻了出来,风吹日晒全都枯死了,要恢复恐怕得几十年。”牧民格日乐担忧地说,每到枸杞成熟,生态本来脆弱的戈壁草原就要面临一场大劫难。

记者在郭勒木德镇附近的草场上看见,被地毯式洗劫过的土地上,一亩以内就能见到上百个沙坑。

在郭勒木德镇种植黑枸杞的农民赵国全说:“以前市场上的黑枸杞苗基本上都是从格尔木周边草场偷挖过来的。”赵国全种植了2亩黑枸杞,枸杞苗从格尔木市旧货市场附近以每株1.5元的价格购入,由于土质和树苗主根被挖断等原因,他的黑枸杞成活率不足50%。

据了解,早在2011年,因野生黑枸杞的价格高于红枸杞,格尔木就形成了黑枸杞树苗买卖市场。打击滥挖、运输、收购野生枸杞违法行为的整治活动也一直在进行。仅今年春季,格尔木市林业局就收缴了野生枸杞苗10万余株。但由于参与盗挖者众多、草原范围广、法律条款缺失等因素,相关执法行动举步维艰,盗挖现象屡禁不止,并向青海周边的甘肃和新疆等地蔓延。

据悉,野生黑枸杞耐寒、耐旱,是荒漠戈壁地带防风固沙主要的建群植物之一,具有极高的生态学价值。掠夺式抢摘和树苗盗挖带来的戈壁草原植被毁坏、荒漠沙化、水土流失,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是毁灭性的。

近年来,格尔木市林业、农牧等相关单位不断加大对野生黑枸杞采摘的监控力度,但戈壁草原辽阔的地域面积给监管带来了很大困难,监管部门的主要工作就是和采摘盗挖者玩“猫鼠游戏”。“草原太大,盗采盗挖者太多。”格尔木市林业部门相关负责人说,盗采盗挖黑枸杞的群众大都使用摩托车,很难抓现行,整治行动严重受阻。

除了地域辽阔带来的监管困难,有关法律的空白也让黑枸杞的保护工作难以施展。“没有具体的法律条款可循操作,整治盗挖野生黑枸杞行为收效甚微。”格尔木市林业公安部门工作人员说。

据介绍,野生植物受法律保护,但野生黑枸杞并没有被相关法律条款列入保护之列。林业管护人员和执法人员打击违法盗挖野生黑枸杞行为,只能依据《森林法》、《水土保持法》、《草原法》和《格尔木市野生黑果枸杞采摘管理暂行办法》等法律法规。

根据《草原法》和当地草原流转政策,今后,格尔木市将调查摸清黑枸杞分布区草原承包情况,规范和理顺草原承包流转行为,探索建立野生黑枸杞自然保护区,将野生黑枸杞资源保护纳入法制化、规范化、产业化发展轨道。

目前,在格尔木市出动上千名公安、武警及执法人员打击野蛮采摘后,共有3000多采摘人员被劝返。

本文由管家婆马报彩图大全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青海300多万亩草场遭洗劫,呼图壁县加强巡查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